七彩映新城(翁晓明 摄)
七彩映新城(翁晓明 摄)

  徐闻的抗疫善行已在祖国的大江南北铺陈,“王于兴师,修我戈矛”,徐闻人民与“善”谋,以“善”为戟、为兵,参与了这次无硝烟的战争,并取得了“官方”与“民间”一致的点赞。这是一种值得让人思考的集体行为模式:在灾难中,徐闻将“善”彰显,激发了民众的热情,催生了义举,启发更多人朝着积极的方向看待恢弘而又艰难的抗疫进程。可以见证,善的理念是政治社会的合法性基础,也是现代社会治理体系建构过程中不可或缺的政治文化基因。
 
白云生处有人家(陈北跑 摄)
白云深处有人家(陈北跑 摄)
 
  连月来,甘愿冒着可能被感染隔离的危险,徐闻众多瓜菜小老板开着车辆前赴后继为湖北疫区捐赠蔬菜。以村甚至以个人的力量,整车整车地驰援武汉,若你亟需,万里驱驰,不是亲戚,胜似亲戚。比如:华林村送去佛手瓜9132斤、小南瓜12750斤、茄仔10950斤、青椒737斤、线椒2330斤;龙塘镇福田村委会田仔园村全体村民,捐献爱心瓜菜运往湖北省雷神中心医院给医务人员和家属……据不完全统计,徐闻人民赠送疫区蔬菜达100多万斤。徐闻人十之七八直接或者间接参与了这些有意义的善举。
 
仕尾鸟瞰(表哥 摄)
仕尾鸟瞰(表哥 摄)
 
  疫情数据不断的飙升与源源不断蔬菜运送信息交集一起,让人不禁百感交集,脑海不时闪现最朴素的俗语:患难见真情。灾难不可避免,一些疼痛的教训铺天盖地在网络蔓延,舆情此起彼伏,或燕燕居息,或尽瘁事国,一些人成为了“键盘侠”,一些人动了恻隐之心。
 
播种希望(凌文章 摄)
播种希望(凌文章 摄)
 
  我想着千里之外的天使般的医务人员,想着他们客悲不如自悲,只愿看尽江山泛归舟的情怀;想着朴实的徐闻人民只要我有,尽我所能的豪迈;想着共和国民心之力……生命脆弱得可以随时消逝,一切都抓不到,一切都可能转瞬即空,归于寂灭,唯有死者生命的情感可以一代代延绵传承我们对个体苦难的体恤。西连镇北海村,徐闻县最贫困的村,自发捐赠10万斤蔬菜给武汉,这是对同胞春天般的温暖。
 
霞映登云塔(翁晓明 摄)
霞映登云塔(翁晓明 摄)
 
  我们每个人的心灵深处都有一块异常柔软的部分,为体贴你我近旁的每一个生命个体存留,饱含深沉的爱情。唯有深入我们最敏感的骨髓的痛感,才能激发出碌碌生活中的伟大力量,向着愿景迈进。“人”在公共秩序中扮演着“规矩”与“守道”外,也应该有张载在《西铭》曰:“民吾同胞,物吾与也”的胸怀。天宝之乱后,杜甫流离转徙,仍然关注民生疾苦,在《茅屋为秋风所破歌》写到: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呜呼!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
 
期望(张再漾 摄)
期望(张再漾 摄)
 
  人民的善行让人有所思,我想文明一定是“善”的展现,正如雅思贝尔斯认为:人类的文明要经过一段反省才能将纯粹谋求生活吃饱穿暖的境界提升为“文明”,提出一些超越的价值作为这个文明系统的核心部分。
 
徐海大道(董业俭 摄)
徐海大道(董业剑 摄)
 
  以史为尺,短短十七年间,发生了两次特别重大的内发性病毒传染疫情,确实值得思考。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中国幅员辽阔,生存条件复杂,自然灾害种类多且发生频繁。历史上,先民采取种种措施应对,曾有过许多成功的经验,也不乏深刻教训。事实上,日光之下有新事,举国体制的赈灾,确实比历史上的灾难叙述给力,这里面有国力增长,也有民力日进的因素。当然国家也意识到发展不充分、不平衡的问题,在广东,这种不均衡具体表现为珠三角对省境边界的辐射力不够,城乡剪刀差把一些可供发展的条件桎梏,这是多年的遗留问题。相对发达地区惊人的发展速度,边远地段缺乏科技与资讯的公平舞台,比如说徐闻的发展,还需要因地制宜,给予一些政策的扶持。这样做有好处,民心可期亦可用,当面对不可抗力的灾难,一些边远的地方有更多的力量舒缓国家的疼痛。通过区域协调发展战略,还可以优化各地区的公共服务水平差异,解决社会矛盾,促进社会和谐,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实现落后地区与发达地区同步发展,最终实现共同富裕。因此政府要长袖善舞,引导粤东西北的“乡绅”、“乡贤”和民间资本“回炉”再造,用五到十年时间,打造一条“黄金海岸线”,重点扶持省境边界发展落后的地方,画出复兴“同心圆”。
 
雁断白茅海(张再漾 摄)
雁断白茅海(张再漾 摄)
 
  历史演进的车轮常常迂回反转,甚至把人带到渺空烟火之中,推向山河表里潼关路。大而言之,人类在地球上的生存路径,无非是“目的”两个字,一个是“利他”,一个是“利己”,唯有介乎第三条调和的是“善”。而良善也需要现实的力量,我们不能成为“命运的咽喉”一样,被动去忍受这样灾难的疼痛,应当让问题的意识隐含在“人”与“人”之间具体性的资源畅通、而不仅仅是成为假设“漏洞”进行补救。让困难来临时,每个人,每个地区都有共同承担义务的能力,这也是现代社会治理应有的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