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闻登云塔(表哥 摄)
徐闻登云塔(表哥 摄)

  徐闻视窗讯(作者/黄海波 魏钦海 徐大荣)不曾想,一个大陆最南端的小县城被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新华社,甚至以批评见长的南方周末等顶级媒体关注,而且,是集体关注。
 
  2020年,庚子之年注定不平静。武汉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1月23日凌晨突然宣布:自2020年1月23日10时起,全市城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运营;无特殊原因,市民不要离开武汉,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恢复时间另行通告。
 
  1000多万人口的大武汉,一夜之间封城,在历史上恐怕是第一次。民众马上意识到,我们面临巨大的灾难。
 
  病毒有别于自然灾害,自然灾害具有地域性,而病毒的扩散却是隐蔽性和传染性。
 
  新春的鞭炮还来不及点燃,黑压压的乌云已经笼罩在人民的心目中。
 
  死亡是渐进的过程,反而不恐惧,而纷繁反复的不确定的疫情信息却容易引发人心巨大的恐慌。
 
  这样的宣告不仅仅对武汉市是一次巨大的考验,各地应该怎么管理流出的500万湖北籍人口也是一种挑战。面对如此重大的突发事件,谁都没有可供复制的模板,也没有教科书。对于一些地方对湖北籍人“硬核”的做法,也不能于用道德的鞭子去简单衡量和批判。面对疾病的传播和死亡,兹事体大。
 
徐闻县委书记李汉东、县长吴康秀靠前指挥疫情防控工作。
徐闻县委书记李汉东、县长吴康秀靠前指挥疫情防控工作。
 
  徐闻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地方,当然也一样摆脱不了慌张与不安。
 
  在拒与不拒之间如一条钢筋水泥浇成的拉锯。这样的痛苦唯有决策者最清楚。
 
  徐闻县健康监测点华通酒店打开了一间间“避难所”。153位在徐的湖北籍同胞在寒风中有了归宿,是七十万徐闻人民送来的最大温暖。
 
  1月25日晚,湛江人的朋友圈被一则来自徐闻的“温馨转发”刷屏了:“请相关部门及时发布湛江各县市定点住宿单位,今晚降温了,外面下着雨呢,让武汉同胞在异乡先解决温饱,才能战瘟疫。”微博大V鄢烈山先生发文为徐闻点赞:向温厚的广东人学习,向徐闻政府致敬。
 
  紧跟着人民日报发文:在广东湛江徐闻县,湖北的旅客可以在县里的酒店内进行医学健康观察,科学合理的安排既保障了当地群众的生命安全,也是对湖北人民的健康和权利负责。
 
  甚嚣尘上的舆情似乎静了下来,是割裂还是团结,爱,还是指责?谁是敌人?人们开始慢慢地反思,让我们始料不及。
 
2月5日,首批86名滞留徐闻疫情发生地旅客领到健康证,给徐闻县委县政府送来锦旗表示感谢。
2月5日,首批86名滞留徐闻疫情发生地旅客领到健康证,给徐闻县委县政府送来锦旗表示感谢。(徐大荣 摄)
 
  为什么会是徐闻呢?
 
  徐闻,一个最富裕的广东差不多最落后的县,2019年人均GDP大概排在广东省120多个区县中的110多位。但是与之不相匹配的是每年过往旅客近1500万人次,车辆300多万辆次。港口吞吐量占全市的50.6%以上。
 
  一个依靠上级财政转移支付的小县城,艰难地揽下了如此沉重的人口流动难题。
 
  徐闻,也是这样年复一年日复一日默默地埋掉他的“豪气”。心中不可忘却的依然是两千多年前的汉代丝绸之路始发港的骄傲。
 
  如果说,收留“落难”的湖北人也罢了,截止2月13日,徐闻尚未发现一例确诊病例和疑似病例,第一批滞留徐闻的153名疫情发生地客人全部可以健康离开。这着实是一个神奇的地方。
 
1月28日,滞留徐闻华通酒店健康监测点的153名疫情发生地同胞给湛江市委市政府、徐闻县委县政府的感谢信。徐大荣 摄 副本.PNG
1月28日,滞留徐闻华通酒店健康监测点的153名疫情发生地同胞给湛江市委市政府、徐闻县委县政府的感谢信。(徐大荣 摄)
 
  徐闻县主要领导解开了这个难题外因。得益于他曾经在“中科炼化”项目中练就的魄力与智慧。
 
  从人文层面思考,解开这个难题的内因是徐闻人民生生不息的善。
 
  只有掀开硬伤的一面,才可以还原历史真貌。徐闻的辉煌并不止于一夜之间,也不至于在大汉帝国出海的一刹那。在历史蔓延的上千年中,徐闻人一路磕磕碰碰,打补丁,穿布鞋过日子。成为流放之地之后,也滋生了许多匪夷所思之事,时有非议。因此,当代著名诗人黄礼孩先生非常清醒地认识到:在尘土飞扬的土地上,徐闻需要一份清丽优雅的人文之气来中和远古以来粗俗之风。从宋代开始,徐闻人民一身赤裸裸,啃着盐巴过日子,然而,即使这样,徐闻人民的善,就像天上的星星,尽管微弱,始终照亮着前方之路。始终把锅里一丁点米都会布施他人。
 
汤显祖
汤显祖
 
  这里有两位大人物需要拿出来印证,一是苏东坡,二是汤显祖。毫无疑问,凡是读过书的人,都知道这两位大名鼎鼎。
 
  元丰二年,苏东坡因“乌台诗案”,被朝廷流放南方,其中徐闻是海南的必经之路,他以为去海南是必死无疑之路,他说“四州之人以徐闻为咽喉,南北之济以伏波为指南,事神者其敢不恭”。与其说是伏波庙神救了他,还不如说是徐闻人民的善救了他。
 
  万历十九年,汤显祖在政治上遭到了一次沉重的打击。这年春天,言官借星变向神宗进谏,神宗反谕责言官欺蔽,“无一喙之忠”,“斥奸去逆”,只知“长奸酿乱”,“旁观避祸”,却时常“市恩取誉”。因错误的言论,汤显祖被贬为广东徐闻县典史。许多友人都为他抱不平,但他心情很平静在《寄帅惟审膳部》中说:“去岭海,如在金陵。清虚可以杀人,瘴疠可以活人。此中杀活之机,与界局何与耶!”。瘴疠指的就是徐闻地区。
 
  在离别徐闻老百姓时汤显祖说:“此邑士气民风,亦自惇雅可爱,新会以南为第一县。且徘徊于余,不忍余去也。故书《贵生说》以谢之”。
 
  尼采在《善恶之彼岸——未来的一个哲学序曲》说:我希望,在这个地球的人都像太阳那样做。”我的理解这个太阳就是“善”吧。
 
  在历史变革,人类抗拒自然灾害,战争、瘟疫的过程中,“人”的能力异常渺小,今日不知明日事,随时被历史的浪花淘尽。唯以内心有敬畏,崇尚自然之善,或可跨过“所多玛”之祭。
 
2月13日,随着这位先生一家拿到健康证,滞留徐闻华通酒店健康监测点的153名疫情发生地的同胞全部可以健康离开。(徐大荣 摄)
2月13日,随着这位先生一家拿到健康证,滞留徐闻华通酒店健康监测点的153名疫情发生地的同胞全部可以健康离开。(徐大荣 摄)
 
  在这样的春节,我听着零零星星的鞭炮声,想着这个国家深沉的往事。千年以前的节日,先民也是这样相约在某个吉辰,满城鞭炮,声声如鼓——这个巨大古老的生命共同体,有灾难、有纷争、有挫败、也有胜利,终究没有任何力量可以将其撕裂,因为人之初,性本善,渗透在骨子里、基因里的善良,终能生发出迭迭伟力,洗尽人间劫,荡涤世间苦。什么亚洲病夫,什么炎症狂暴,因为我们是他们生命的延续,因为我们从始至终是这硕大版图古老的一份子,风霜往复,劫难伴生,有什么好说的?且相看且相望,百折再千回,破浪过三江,一定会呈现吉祥之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