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味是什么呢?漂亮的新衣?美味的佳肴?厚厚的红包?还是家人欢聚一堂的喜悦与欢愉?
 

 
  我想年味飘荡在家乡的老屋里,展现在家乡的年饼和一阵阵炮竹声响中,体现在人们一张张朴实憨厚的笑脸中。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每每到新年渐近之际,就会忆起王安石诗《元日》中这样一句话。这意境无疑是新年的最好的诠释。
 
 
  于我来说最忆年味,那一定是奶奶做的年糕味。除夕来前的几天,家家户户张罗起做年糕,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的糯米香味。在我们家,奶奶是做年糕的主力,她有一双巧手,捏年糕轻松自如。年糕有甜味,咸味,每年,我都会缠着奶奶要做咸馅的,还应允和她一起完成。可每次都三分钟热度,最后逃跑出去和小伙伴玩耍。等我玩累了回家,热气腾腾的年糕已出炉。我迫不及待拿起一个轻轻尝一口,年糕皮润滑柔嫩,香糯可口。这时的我总会暗想这才是年味中最好的佳肴。
 
 
  年味也是团团圆圆的味。随着新年至,平时远出打工的亲人们都陆续回到家中。这时也是我们最欢快的时光,因为每年阿姨们回来的时候,必定会带上满满的年货,这正是我们小孩子大快朵颐的时候。吃在嘴里,塞在裤袋里,藏在屋里。不一会儿,那年货被一扫而空。
 
 
  年夜饭也是一年之中最丰盛的一顿,一家人坐在一起,举杯畅饮。
 
 
  饭后,便是我们小孩子最喜欢的拿红包之时,只见我们双手作揖,对长辈说“恭喜发财,红包拿来”。见状,长辈便会从口袋里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红包放在我们手中。拿到钱,第一件事就是去买鞭炮,吃烧烤。左手拿着“冲天炮”“仙女棒”,右手拿着,鸡翅,鸡胗,蹦蹦跳跳地跑回家。这是家中的大人便会嗔怪道:“这孩子,刚吃完饭,就又去买这样的东西吃,还去买鞭炮,尤其是你,没一点女孩子样”。我朝他们吐了吐舌头,便又不管不顾得跑去玩了。
 
 
  很快,正月初悄无声息地走了,我们又回到往常的生活状态,而年味却一直留心中,留在来年的期盼里。
 
 
  年味,是归来人儿心里的羁绊,是孩子日日期盼的美好,是家人团聚的圆满。让我们在旧的一年里打上一个完整的句号,迎接新的一年吧!
 
  年味,尚未远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