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哥 摄

  湛江市是农业大市,是农业用水大户,传统方式实现有效灌溉耗水资源和能源巨大,节水潜力大。近年来,我市围绕建设现代农业产业体系,推动农业高质量发展,积极稳步探路农业水价综合改革,已率先在遂溪、徐闻试点,此举将扭转农业种植“靠天吃饭”的局面。
 
陈世江 摄
陈世江 摄
 
  遂溪徐闻试点开启农业节水新模式
 
  “推动农业水价综合改革的要义在于加强农业用水管理、提高用水效率、促进节约用水和有效缓解水资源供需矛盾。”市发改局有关负责人向记者介绍道。
 
  2016年,国务院提出利用10年时间全面推进农业水价综合改革,要求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农业用水需求管理,推动政府和市场协同发力。以完善农田水利工程体系为基础,以健全农业水价形成机制为核心,以创新新体制机制为动力,逐步建立农业灌溉用水量控制和定额管理制度,提高农业用水效率。
 
  2017年,广东省新增农业高效节水灌溉面积18.52万亩,其中我市首批在遂溪、徐闻两县建设农业高效节水灌溉工程试点,总面积覆盖2.4万亩。经过一年的试点,我市已探索出基本方法、建立相关机制及推动改革的路径,为全面推进本地区农业水价综合改革工作打下了良好基础。
 

表哥 摄
 
  兴建节水设施灌溉保证率提高至90%
 
  市发改局有关负责人指出,农业水价综合改革首先要考虑的是安装用水计量配套设施问题。我市在遂溪、徐闻两县建设农业高效节水灌溉工程试点统筹规划布局,把完善用水计量配套设施同步纳入主体工程设计与建设施工,建起了农田灌溉终端供水计量设施。
 
  据介绍,遂溪县第一批高效节水灌溉工程已于9月底完成建设任务,概算总投资1955.19万元,新建了50立方米25米倒锥壳水塔4座,打机井52眼,安装水泵56座,机井泵房52座,铺设灌溉管道长度1460.61千米,安装农田到户计量水表180个,工程灌溉覆盖河头镇、江洪镇、乌塘镇、岭北镇等4个镇、10个片区,实现微喷灌溉面积4167亩,低压管道灌溉面积5833亩,农田总灌溉面积10000亩。
 
  在徐闻县,高效节水灌溉工程覆盖新寮镇枫桥农场片区7000亩、曲界镇南胜片区7000亩,总灌溉面积14000亩,概算总投资2384万元,工程设计建成高位水池3座,新建水塔8座,新打深井45眼,布设供水管道35千米,安装农田到户计量水表200个,布设节水增产监测点4个,目前已完成工程建设计划的41%。
 
  该负责人以一组数据向记者介绍了农业水价综合改革的初步成效。他说,遂溪、徐闻两县建设的农业高效节水灌溉试点工程属于干旱缺水区域,主要种植青椒、茄瓜、叶菜、香蕉、菠萝、甘蔗等农作物,过去汲水灌溉方式是井采地下水资源的土渠和临时拉管淋灌,水资源浪费严重,灌溉保证率只有50%。两县农业高效节水灌溉工程建成后,将扭转农业种植“靠天吃饭”的局面,所有耕种面积在8天内得到一次轮灌,灌溉保证率可以从50%提高到90%,相比渠道灌溉节约用地30%-50%,因作物得到有效灌溉,将缩短生长周期,提高作物品质,也将极大提高农户种植效益。
 
  “根据预期效益分析,实行高效节水灌溉的菠萝生长期可缩短2-3个月,产量可提高30%以上。”该负责人说。
 

陈世江 摄
 
  建立价格机制保障节水可持续发展
 
  据了解,规范农业用水价格管理,是促进节约用水和保障农田水利工程正常运行的重要措施。我市在遂溪、徐闻两县试点的农业高效节水灌溉工程,同是开采地下水资源灌溉,汲水用途相同,工程现状相近。
 
  相关负责人解说道,为建立起与主体工程同步推进的农业用水价格形成机制,我市以遂溪县试点工程为范例,按照补偿运行维护成本的原则,根据项目投资概算,统筹考虑供水管理与维护成本、水资源稀缺程度、农户承受能力、财政适当补贴和核定年平均用水需求量等因素,探索拟定了“农业水价一次定价逐步提高到位”的价格形成方案,即基本水价=(职工薪酬+管理费用+50%维修费)/农业用水年平均供水量;计量水价=(燃料及动力费+生产费用+50%维修费)/农业用水年平均量。
 
  “实行最严格水资源管理,对遂溪、徐闻两县缺水区的农业用水量次年再次核定后,实行大用水户超额计划累进加价制度,对超过定额水量补分按原水价标准的1至2倍收费。”
 
  同时,我市还开展了不同作物种植汲水量的调查研究,将择机在终端用水推行农作物、经济作物等分类水价制度,合理确定各类作物的用水价格。
 
表哥 摄
表哥 摄
 
  探索改革路径全面推进高质量发展
 
  建设容易,维护不易。为做好水利灌溉工程的后续日常组织管理工作,我市在建设遂溪、徐闻两县农业高效节水灌溉工程的同时就探索了用水组织管理形式与方法,按照灌区划分成立4个农民用水合作管理组织,合作管理组织成员中有政府派驻的管理和技术人员,有用水农户骨干人员,具体负责日常的水利工程维护管理、收费公示、水费收缴等方面工作,使工程建设与管理同步推进实施,避免出现了管理组织滞后问题。
 
  “当然,在建立用水管理机制方面,可通过严格控制农业用水的总量,将农业水权明晰到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农民用水合作组织和农户等用水主体,根据水权确认的不同,相应建立农业用水管理组织也会是多种形式的。”该负责人说。
 
  “农业水价综合改革涉及计量计价、水权确认、组织管理、节水建立和财政补贴问题等诸多方面方面,的确是一项综合改革的系统工程,需要相关部门合力推进改革工作。”
 
  他建议,我市要统筹谋划设计工程、保障工程建设资金和编制中长期规划。他说,到2025年,全国各地要完成农业水价综合改革任务,湛江现在大中型农业灌溉骨干工程48个,其中改革中的农田水利工程修复、完善计量配套设施、逐步到位的农业水价补贴等,需要投入大量资金,统筹资金的渠道也需要很好的研究。同时,推动农业水价综合改革,应当编制本地区的中长期规划、年度计划,纳入当地政府工作督办,为渐进实现改革总体目标提供保障,进而努力实现全面推进农业水价综合改革取得扎实成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