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日的黄昏,乡村温暖芬芳。我们到野外跑步,从学校出发。领队是激情澎湃的李校长,同行六人。
 
  穿过村外的公路,我们向着乡野的小路慢跑,进入没有人家的田园。红泥路道,时而舒缓时而起伏,秋天,路两旁依旧野草葱郁,树木繁盛。
 
 
  下午五点多的阳光还明亮热辣,照得人脸颊发烫。但没有什么能阻挡热情,志同道合的人,向着大自然出发。一起跑步,打球,是这所学校老师们共同的解压方式。
 
  在乡村生活惯的人自带一种朴素的亲和力,这是到校不久后自然感受到的,很快人会被带到这种氛围里。
 
 
  闻着阳光的味道,踏着泥土和植物的芬芳,一边耽溺于路两边的景色,一边向着田园深处走去。多是鬼针草蔓延两旁的路段,开着白色小花,黄色柔细的花蕊,可见蜜蜂成群结伴而来,发着悦耳的嗡嗡声。享受着天然的乐曲,只需尽情释放内心的烦杂。
 
 
  放眼望去是起伏的山坡,空旷绿意绵延,风车缓缓旋转,阳光折射着金属光泽,农作机械在线条明朗的小路上蛇行。热带的土地上,什么时候都是一幅画卷。
 
 
  很久没有锻练的我,才跑一会,便觉体力不支,浑身淋漓,只好边走边停,同行的老师也尽量减慢速度等我。其中的黄老师,是一位热衷跑步的运动者,他阳光,健康,活力,完全猜不出年龄。他告诉我,如何调节呼吸,保持速度。从教三十多年,活出没有时间和年龄,这才是人生最佳的修行,往后也是重生。
 
  跑步是感受生命的一种形式。大自然里,一年四季生生不息,即便干枯的草丛,都隐藏着生命的活力。了解自然,从中获得启示,如同了解自己的生命。
 
 
  途经香蕉园,热带雨林植物,纯净碧绿的叶子散发着原始的野性。抬头仰望天空,透亮的湛蓝,园中偶有鸟声在寂静中像光束一样掠过,有种难以言喻的蛊惑感。大朵白云,悠悠悬在头顶,它走,我们也走。
 
 
  夕阳渐西下,大地变得更柔和,富有母性。
 
  不远处一小片梯田,点亮我的视线,被菠萝园拥抱的稻田显得格外清新,这时间的稻叶鲜绿,透明,清澈,阳光落在上面,颜色与光泽融和,显得宜人。
 
  一条清澈的绿色溪涧从田园里流出,就在脚下缓慢地奔腾,我们走下去掬起一捧水洗了一遍凉透的脸。
 
 
  行走在乡村的田野,慢下来,你会发现更多微细的美好,时不时有不知名的小动物窜出爬行,有紫色的小花成簇开放。
 
  你吸入越多大自然的气息,心底开出的花就越香。
 
  爱乡野,同样爱野草一样蓬勃生长的乡村孩子,是乡村让教师获得磁场一样的感应。
 
 
  为了达到计划中的运动量,其他老师继续前进。
 
  反正我是走不动,不如慢悠悠地欣赏美景,一边拍照。
 
  在上坡路的拐角处,惊喜地发现了一棵孤独树。好像是自己,在阳光下沉默,独自深情。与大自然相依,内心无比的宽广与自由。
 
 
  阳光的色彩更浓了,田园如涂抹上一层明亮橘黄,一束束光穿过叶子间隙撒在路间,把我们的影子拉得细长。
 
 
  城里来支教的李老师说,平时的运动主要是在校园内或是室内。这种户外体验还是第一次,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越跑越有活力,感觉很好。
 
 
  到一座石桥的地方,他们已在那里等我,决定不再往前,小憩一会儿。桥下是一个流水湍急的溪流。桥的一边是水源来的方向,水流经垄起的石头,落泻成一个小瀑布,在阳光下飞溅粒粒银珠。
 
 
  桥的另一边是水奔向田园的方向。听说这地方名叫石盘溪,就在这个方向的溪底下有石头组成的图形,像一个圆盘,故此得名。今年雨水丰沛,所以我们只能看到急湍的溪水流过若隐若现的石头。桥的一端生长着高大的野生树木,落下宽大的阴影,站在桥上,听着潺潺的流水声,空气新鲜湿润。形成瀑布的地方,又有一个垂钓的老翁,正襟危坐,不知道鱼儿上钩了否。
 
 
  夕阳渐渐隐去光辉,西方的天空呈现出一种淡雅美丽的青色。我们开始往回走。
 
 
  甘蔗园像一个秘密的花园,披上了神秘的面纱。微风微凉,拂过了细长的蔗叶,沙沙作响。我们边走边聊。
 
  偶尔遇见了锄荷归家的农民,彼此主动又显矝持地微笑示意。
 
  在一片收获了果实的菠萝园里,我们顺便搭讪园主,又顺手牵羊了一两个被遗落的小果子,直接剥开即吃。在乡野,这粗鲁的方式也是对土地的礼敬。
 
 
  暮色渐渐深浓,田野变得苍翠,倦鸟停靠在电线杆上。一切开始静默下来。
 
 
  我们沉浸在良辰美景里,向学校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