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拍海安镇(表哥 摄)
航拍海安镇(表哥 摄)

  (一)穿过浩瀚的琼州海峡,从海南岛回到大陆,我们要穿越的第一个城池就是位于雷州半岛最南端的广东省湛江市徐闻县海安镇的海安千户防御所城。海安千户防御所城,明清两代掌管海军地方驻军的一个重要的军事防务机构;海安所千户防御所城建于明洪武二十七年(1394年),由安陆侯吴杰创立。周围五百一十七丈,高一丈三尺,设有东西南北四座城门,东门“通津”,西门“永泰”,南门“镇海”,北门“拱辰"。海安所城内设有游击府,粮仓,军械库,还建有文庙,武庙,城隍庙等建筑。
 
清代海安营图
清代海安营图
 
  (二)鲜为人知的是,海安千户防御所城及海安水师绿营的军事管辖范围曾远至现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的涠洲岛;海安是雷州半岛重要的港湾。明洪武年间为防御海贼、倭寇,朝廷在海安建置了守御千户所城,尔后设立宁海巡检司。海安寓意为“海晏河清”之意。清代,海安港是广东省七大总口之一的“雷廉总口”。
 
明代镇守大陆南大门的海安博涨炮台火炮(曾青 摄)
明代镇守大陆南大门的海安博涨炮台火炮(曾青 摄) 
 
  (三)海安千户防御所城作为一个军事驻防机构存在。但它所起的历史作用和历史贡献,不单单在军事的范围内,而且对当地的屯垦、贸易、经济、文化和政治都有其深刻的影响。
 
海安埠武馆内的壁画活灵活现地展示出古埠所传承的故事
海安埠武馆内的壁画活灵活现地展示出古埠所传承的故事
 
  大明天顺六年(1462)至弘治十四年,徐闻县治曾设在海安。弘治年间,千户徐真进行了重修。清康熙元年(1662年),嘉庆六年(1801年),几经修葺,清末仍完好。民国二十八年(1939),县长陈桐拆除海安所城。
 
古代官吏的上马凳(曾青 摄)
古代官吏的上马凳(曾青 摄) 
 
  一、海安防御千户所城的历史和现状
 
  古海安千户防御所城位于现徐闻县海安镇城内村,遗址面积为2.03平方公里。海安千户防御所城曾是明清时期中国南方沿海地区的一个军屯重镇。海安千户防御所城于明洪武十七年(1394年)创建,明朝正统年间海安居所城千户徐真(浙江人)重修,清康熙元年(1662年)重修,清嘉庆六年(1801年)徐闻县知县尹大璋(湖北人)重修。清咸丰至光绪年间,海安营游击吴美全(广府顺德县人)重修。直至民国时期整个水师营的驻地及千户防御所城仍保存完好。但遗憾的是于1939年被国民党徐闻县县长陈桐下令全部拆毁,现仍残存南门、西门、北门一段夯土。城内遍布城墙砖石、石雕、石道、井,发现明代海安所城北门“拱辰”石匾、“毁香亭碑”和清代守城将军邓鸿彪的府第门额横匾——“鸣珂里”石匾等文物,是研究清代海防、商贸等社会状况的实物资料。
 
海安码头用牛车运糖下船的车辙遗痕
海安码头用牛车运糖下船的车辙遗痕
 
  据清《雷州府志》和《徐闻县志》中记载:宋代,海安已成为通向雷琼两州的门户,水路四通八达,商埠日益繁华。元末明初(14至16世纪),日本正处于南北朝分裂时期,在长期内战中,战败的西南部封建主,为了掠夺财富,壮大势力,搜罗一批溃兵败将、武士浪人和走私商人,组成海盗集团,经常在中国沿海进行武装骚挠抢劫。加上我国东南沿海地区一些官僚豪商与倭寇相勾结,气焰甚为嚣张,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明洪武年间,朝廷安陆侯吴杰为抵御倭寇多次侵犯南方沿海,扩大编制改设千户所,兴筑所城驻扎重兵;海安由于地处琼州海峡中点、东临南海太平洋、西近北部湾,扼守南中国海的咽侯,为历代岭南沿海地区海防要塞、海上交通和对外贸易的集散地,亦是雷州半岛地区兵防的历史源头。
 
海安千户所城墙墙砖(徐闻县博物馆供图)
海安千户所城墙墙砖(徐闻县博物馆供图) 
 
  据明万历《雷州府志》上记载:明初,海安所和附近的锦囊所各有原额旗军1120名。到了明嘉靖三十四年(1555年),朝廷鉴于海安的重要国防位置改设海安大营,把高州府的石城、雷州府的锦囊、海康、乐民、海安5个防御千户所旗军及徐闻营的募兵300多名,全部拨归海安大营管辖和指挥。再到清朝初年朝廷开始在海安兴建高、雷、廉三府海军水师营驻地,海安营的防务防卫能力遂日益加强。这一点是有足够历史和现实依据的:在《读史方舆》“卷一百四”中记载:“设雷州府同知驻海安所城”。另据清代柯劭忞的《清史稿》的“志一百六”中记载:海安千户所水师绿营,康熙初年设,设副将各官。八年,改设游击,隶镇标,大小哨船凡二十艘。嘉庆十五年,设水师协标,左营水师四百九十二人,右营四百八十五人,后改参将,并左右营为一营,嘉庆十五年后升设水师副将管辖。而海安营及防御千户所城的规模在宣统三年《徐闻县志》巻之三(建置志)中更有记载:海安防御千户所城于明洪武二十七年(1394年),系朝廷安乐侯吴杰创立。弘治年间千户徐真重修,清康熙元年(1662年)重修,嘉庆六年(1801年)知县尹大璋重修,咸丰至光绪年间再重修。当时的海安防御千户所城原城呈方形,面积约203万平方米,设东西南北四城门,分别称“通津”、“永泰”、“镇海”、“拱辰”。现测城东门北门相距446米,北门至西门相距400米,西门至南门相距480米,南门至东门相距580米。全长城垣周长共计1806米。整个城垣系砖石泥灰结构。旧志记城墙高一丈三尺。现无完好垣段,残垣最高2米,最低0•5米,城垣砖尚存38×19×10厘米和32×16×3•8厘米两种。城垣之西和南面仍残存城濠沟,长约1000米,沟的深度和宽度无法确定。城西门、南门前分别有跨越城濠的栈桥(巳毁),西城门离栈桥位约28米,南门离栈桥位约26米,城东门外处系海安海沟。海安城内古有东西南北走向石道,六纵一横的道路网与自然地势完美结合,辟有海安街等7条街道。大部分巳毁,尚有局部残存。
 
海安街发现的明清石洗池(长74厘米,宽54厘米,高34厘米)
海安街发现的明清石洗池(长74厘米,宽54厘米,高34厘米)
 
  二、海安的名称和海安千户防御所城的来历
 
  据徐闻县当地的史料记载,海安成埠于北宋,北宋至元代,海安埠这一带有六大村庄,又名博涨,与踏磊浦相邻近,俱属广东省雷州府徐闻县之太平乡所辖,这一带人丁众多,物产丰饶,是闻名遐迩的鱼米之乡。但由于地处边陲,三面环海,故滨海村庄常遭倭寇袭扰,来往船只常被海贼截劫,人民生命财产毫无保障。明洪武二十七年(1394年),为防御海贼、倭寇的窜犯,明朝廷在此建置了守御千户所城,尔后设立宁海巡检司。海安千户防御所城可以说是伴随着明清两朝的军事移民而诞生的。随着海域在贸易和国防领域的地位日显,陆域控制权向近海制海权延伸,明太祖朱元璋初年即开始在中国沿海地布防军事防卫所。海安则寓“海晏河清”之意,本意为海面平静、大水河的河水清静、海疆安宁,故“海安”二字取代了博涨的称谓。
 
在海安所千总坟墓中出土的大刀
在海安所千总坟墓中出土的大刀
 
  三、海安千户防御所在南方沿海的军事地位
 
  海安地处要津,揽括海安所城、海安港埠、博涨等多个大炮台,南隔海峡与海口卫所遥相呼应。清康熙元年(1662年),朝廷在海安设立高、雷、廉三府水师驻地。当时驻海安的水师将兵达2500名之多。
 
海安千户所城衙门的上马桩(罗成摄,2018年1月20日)
海安千户所城衙门的上马桩(罗成摄,2018年1月20日)
 
  而作为海安水师绿营的所在地,历史上最初的海安所城内设副将府、参将府、游击府、分府、巡府、守府等军事行政管理机构,还设有军粮库、军器库,建有文庙、武庙、城隍庙、公馆,铺设石甬道,城南外建演武亭。且在现海安埠西南辟有驻马场、审刹台、刹台,用以行刑。东门、南门下均建有生死屋。为了及时发现敌对目标和海域的安全,海安营还实行了巡洋会哨制度。即按照水师布防的位置和力量划分一定的海域为其巡逻范围,设定界标,规定相邻的两支巡洋船队按期相会,交换令箭,以防官兵退避不巡等弊病。
 
海安千户所城衙门门前的上马凳(罗成摄,2018年1月20日)
海安千户所城衙门门前的上马凳(罗成摄,2018年1月20日) 
 
  据有关史料所记载,海安营区及城内当时有铜铸炮、铁铸炮30多门,而城南之博涨炮台,竟装备铁炮12门,其中巨炮1门,长丈余,由于民国时期陈桐下令拆毁所城,这些铁炮于解放前后全部散失。其军事管辖范围广阔,据广西北海的地方史书上也记载了北部湾涠洲岛历史上的军事管辖为海安营所辖:清朝康熙元年至嘉庆11年(公元1692—1806年)涠洲岛的行政机构裁撤,军事管制由当时广东省雷州府徐闻县的海安营游击管辖。其哨船巡哨的范围则更广,东路至吴川洋面与东海兵船会哨,西路巡至越南白龙尾洋面,平时在海口、乌石、草潭、涠洲、沙桁及琼洲海面巡练。
 
海安街石洗池旁边的古圆井
海安街石洗池旁边的古圆井
 
  明代,海安千户防御所城除了作为军事要塞,同时围垦屯田。据徐闻县志记载,其时屯田二百户,开垦田地40顷56亩,收粮达594.6石。明朝廷为了安抚海疆官员,给所城的行政长官以较优厚的待遇。驻防此地的将官,其子孙可世袭其禄,如明洪武年间的海安所千户边贵,其子孙竟连袭八代。而海安所这个曾经扼守海陆要冲的弹丸之地,也是人文蔚盛的。据清宣统《徐闻县志》所载,清雍正元年(1723年)海安所北关人李志浩和所城人张琳同科荣登武进士榜,在海安埠这个小渔村非常轰动,一时传为佳谈!
 
海安所城土建城墙的遗址(曾青 摄)
海安所城土建城墙的遗址(曾青 摄)
 
  明天顺六年(1462年),由于倭寇剽掠,徐闻县土城被毁,徐闻县治所故迁于海安千户防御所,至弘治十四年(1501年)才迁回故址--宾朴,历时达30多年。在现海安街还曾有古海安水师官方的衙署为衙门。据考证,现海安街和城内村一带就是原来海安水师衙门和驻营所在,衙门北面围墙建有清兵军营住宅。海安水师衙门后为民国时期的水上警察署,自清康熙以后几百年间均为衙署所在,其旧址在匪乱时期全毁,后成街市,由于在海安水师驻地附近故称“海安街”。
 
海安所城墙基遗址(罗成摄,2018年1月20日)
海安所城墙基遗址(罗成摄,2018年1月20日)
 
  清代海安所城对抗御海贼维护地方的安宁发挥过很大的作用。康熙五年,水师参将江起龙和都司王爱国率领24船军士,自海安千户防御所城出海剿捕海贼,因飓台大作,致使全军覆没,造成了雷州历史上最有名的海难事件。江起龙失事后,当时雷州政界和军界震动很大,海安所和徐闻县民众特别为他建了“江公祠”。嘉庆十四年(1809年),雷州府海防同知程含章调任海安所城,他甫一到任,即堵筑石坝六十多丈,加强守备,与海盗作战,屡建战功,雷琼两地一度安宁。咸丰元年,海贼船数十艘进攻海安城东,海安千户所辖下的海安水师绿营管节邓壮东统兵力战,击退海贼。
 
海安所城内抱着古墙生长的古树
海安所城内抱着古墙生长的古树
 
  四、盛极而衰,辉煌不再
 
  在经历了屯军的辉煌后,到了明末清代初年,遇上朝廷迁海政策,前后持续多年,在相当程度上阻碍了海安当地经济的发展。禁海的政策影响在《雷志》上有所记载:清朝康熙元年迁海滨居民,令迁内地五十里。再迁东迁,自遂溪县石门迄于徐闻县海安所止。当时全部沿海居民皆要内迁,造成海安城池一夜之间全部冷落,变成一座孤灯瞎火的空城。但这一时期是特殊的和暂时的,朝廷重新开放海禁后,军防和商贸皆日益兴盛起来了。
 
海安所城城墙门匾(曾青 摄)
海安所城城墙门匾(曾青 摄)
 
  又到了清末民初,从这个时期开始,昔日风光无限的海安千户所城开始屡遭劫难,日见颓败。从此再也不复海安水师营的雄风。从清末开始,随着清廷已在风雨中飘摇。海安千户所城城内吏卒士民大多迁徙,清朝之部分满籍官员及后裔亦改人汉籍,移居县城。由于守备空虚,山贼乘机抢掠。1939年,国民党徐闻县县长陈桐下令将海安城墙全部拆毁后逃亡,致使海安城内无险可守,日军白天夜晚均在海上停泊,进犯海安,烧杀掳掠,城内城外顿成废墟,杂草遮天,满目疮痍。
 
“鸣呵里”石匾
“鸣呵里”石匾
 
  尽管墙壁早已破了,城垣也早已损毁了,整座城池也早已消失了。但在近年来的出土文物中对存在有限记忆的人们仍然激起了关于这所曾经的水师营和千户防御所古城的约略描述:
 
在千总夫人墓里出土的凤冠珠饰(县博物馆供图)
在千总夫人墓里出土的凤冠珠饰(县博物馆供图)
 
  比如说前年在海安城内发现的一座精致的上马凳,这种上马凳原为清代衙门文武官员骑马外出时,上马的石凳,在徐闻县海安原千户所城城内和锦囊卫所遗址各发现一个,上马凳呈工字形台状,一般有高60—70厘米,面底稍宽,方形,全高分四至五级,因是衙门用具,上马凳选料上乘,雕刻工艺精细美观。除了上马凳外,在海安出土最多还有明清的古炮,比如说在2003年7月9日下午,徐闻海关在海安缉私基地码头平整土地时,就发现一门古炮。据了解,该炮长约2米,重800公斤。经有关专家初步鉴定,这门大炮属清朝鸦片战争前期的水师使用,在徐闻海安镇为首次发现,对清代海防研究很有参考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