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图
地图

  日前,徐闻县人民政府下发了《关于同意公布锦囊千户所城遗址保护范围和控制地带的批复》。《批复》指出,依法划定文物保护单位保护范围及建设控制地带是一项重要的文物保护基础工作。要求徐闻县文保部门、锦和镇政府、城内村委会要严格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有关规定,依法加强对锦囊所城文物保护单位保护范围及建设控制地带内建设工程的监督管理,确保文物本体及周边环境得到有效保护,使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在经济社会发展中发挥更大作用。
 


 
  锦囊千户所城遗址位于徐闻县锦和镇城内村委会城内村中,始建于明洪武二十七年(1394),时朝廷安陆候吴杰创建,明万历三十三年(1605)地震城崩,指挥冯万春重修,原古城墙全长约1500米,呈四方形,城址面积约1.4万平方米,城开东西南北四门,城墙于清末民初徐闻大匪乱、多次战乱和文革期间被拆毁多处。现残存大部分是墙基,只有北门遗存一段城墙保留其建筑结构。
 


 
  明清时期的卫所制度对锦囊城的形成和发展影响深远。由于明清时期为战略要地,战争频仍,很多文字资料都没有保存下来,但保存着所城的遗址、遗迹和遗物等。同时,从地名、传说和风俗习惯中,仍可窥见到锦囊流传至今的明代边卫文化。
 


 
  遗址位于现徐闻县锦和镇城内居委会村民居住区的空地上,遗址地势较高,处于一片土丘之上,但城墙的轮廓依然清晰可辨,锦囊所城现有残存墙长300米,有大量块石。遗址城址高出周围地面约3--5米,以西北角为最高,高达5米以上。城墙的夯土痕迹以西部和东部南侧二段最为明显。城址呈方形,每边长450米。城墙中段设有方形烽火炮台,在城垣最高点设指挥堡,基石全为条细凿青石垒砌。每边中部均有长方形台阶进入堡内。城垣全部用方形青石墩砌筑,以糯米粥加石灰浆砌筑,牢固异常。城墙原为外部砖砌,中夹夯土。由于人为原因,部分城垣现已被损毁。原有东、西、南、北四门,现仅留有一豁口,是城门遗址。城墙外有一条壕沟。城内还遗有不少青砖、灰瓦及粗瓷器残片,多是明代遗物。当年的规模由此可见一斑。《据《粤闽视纪略》所记:“锦囊所城,东有港,小舟行十里出大洋,有新寮岛,此港又可通通明白鸽寨。”可以说锦囊所城为当时雷州半岛东部的交通要冲,由于商船从海南、北海等地经锦囊到西营及广州等地,这里曾一时商贸繁荣,人来人往。关于这一点说法是有根据的,而据现在所城残存的道路来推测,古代的道路并不像现在的高等级公路那样宽阔和平坦,路况恐怕只能允许步行和骑马,能够抬轿算是奢侈的了,即使是府城的官道,最高级的路段只能驾驭马车,真是名副其实的“马路”。尽管如此,作为一个“千户所”,还驻有数百官兵,锦囊所城本身人数就不少,其热闹景象可想而知。锦囊所城是一座用长方形条石垒砌而成的城堡。原本城墙高6.5米,厚5.3米,周围长1743米。城池长2318米,宽六丈(20米),设东西南北四座城门,各门建有城楼。城垣四角建有瞭望敌台,方便对敌侦察、射击和守御,从规模和功能可见锦囊所城是明代南海前哨的海防要塞。而且这在中国的史料中有所记载,据《明史》卷三百二十二中“列传”第二百十的广东沿海诸卫所的战事中就有记载:“明代初年海寇曾屡犯高州石城县,并进而攻陷南海边陲的锦囊所、神电卫。进入吴川、徐闻、阳江、茂名诸县,悉遭焚掠。转入雷、廉、琼三郡境,亦被其患…….”;说明从明朝之前开始,由于屡受海寇的侵扰,锦囊所沿海一带就已经设防,并曾被倭寇攻陷过,后来又被朝廷派出重兵重新夺占回并加固增兵布防加强防卫体系的建设。
 


 
  雷州半岛由于地处中国南疆边陲沿海,所以自元代开始,凡是有屯兵的地方一般都有屯田。另据清《雷州府志》和清乾隆《徐闻县志》中记载:“锦囊所城,明洪武年间设千户所于此地,所城建成驻军后,采取了”以农养兵“的办法,”命军三分守城,七分屯军食粮“,屯田数量达87.13公顷。正所谓”以兵卫农,以农养兵,不坐食于农而农不困“。守城将士,屯田之兵,来自四面八方,或带家眷,或与当地妇女结婚融合。笔者走访了几户本地居民,据说他们的祖先早年因从伍、商贸或教书,从江浙、山东或福建、广府、广西甚至四川、云南等地迁徙到锦囊所城,然后就地娶妻生子,在当地留下了后代,然后世代相传,在锦囊地扎根。居民们说官兵后裔世代扎根沿着城内用石板铺成宽约5米的石板路,原本锦囊城内居民多为明清时期驻城官兵眷属后裔,也有商贾落户的,近邻城乡村移民的。据了解,现在由于锦囊城内农业人口众多,居民大多从事农田耕作。从当年屯田到锦囊卫所驻城官兵后裔的叙述中,还可略窥昔日军屯的传说故事。锦囊城内多个姓氏人家说,他们祖上于明清时期到锦囊屯田时,属于军属,一起来开发落籍,他们现住房前的都是屯田,田地肥沃,稻谷的产量比其他地方高,种出来的稻子打成米煮成饭,非常好吃。而且现在锦囊城内的古代人文遗迹还相当丰富,有四合院式民居、古庙、祠堂、石道、泉井、书纸坛,散见抱鼓石、石础、石马凳、石狮、石狗、碑刻等。另外,在锦囊城下的金钱埚村有一口金钱井,是为古代徐闻八景之一,雅名”锦川涌钱“。总之,明代清时期的军屯,对锦囊一带的开发和发展产生了巨大的积极作用,研究边卫所屯田城堡文化,对雷州半岛地区的物质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抢救保护和开发利用,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
 


 
  600多年前,明王朝在此修筑城池,使之一度成为雷州半岛东岸的一个重要的军事指挥中心,不难想象,锦囊所城东门居高临下,气势伟崖,大有雄关气度。明嘉靖、隆庆时,沿海地区遭受倭寇侵掠,朝廷官兵曾在此浴血抗战。当时东南沿海地区遭受倭寇侵掠,朝廷为了稳定南海边疆地区,必须采取屯兵、筑城、办学等各种方式进行军事、政治和文化渗透,于是“锦囊守御所”、“锦囊所城”和“锦囊社学”相继应运而生。记者在锦囊城旧址追寻昔日千户所城的遗迹时,询问一些年老的村民为何城墙上的大多数砖石了无踪迹时,他们称上世纪一、二十年代初徐闻山匪作乱期间,古城墙不少部位被摧毁,虽然匪乱过后村民曾短暂回归过锦囊所城一段时间;但后来也有村民争相拆取城砖回去盖猪圈、校舍和民房,致使古城大部分全被毁。
 


 
  从军事角度来讲,从明朝廷开始就对锦囊所城的建设十分重视。明《徐闻县志》提到:“明守御所千户赵兴琳置锦囊水师参将府,调千户一员,拨各所军三百名守御,置有屯田”。从这些记载可以看到,锦囊守御所的设立和不断加强标志着其在雷州半岛东岸一线军事指挥地位的确立!据相关的史料所记载,作为一个“千户所”,这里还驻有三百多官兵,锦囊所城当时的本身人数就不少,加上流动人口,其热闹景象想来并不比今天的锦囊镇和外罗国家二级渔港逊色。至清代时,由于国防的需要,锦囊所的驻军有增无减,这在史料中有所记载,据清朝高宗乾隆年间敕撰的《清皇朝通典》的卷七十二中记载当时驻扎锦囊所的兵力为“千总二人,把总五人,兵员六百五十一名至七百参十名左右……”清代时的最少时就都有六百五十一名兵员,明显比明代的三百守兵增加了近一倍多,并附增了把总五人来加强领导和参议谋划能力。但这个曾强盛一时的所城,在清代以后关于锦囊千户防御所城具体在什么时候开始衰落并迅速消亡的?这在徐闻县和雷州府的方志中没有明确记载,后人自然不得而知了!但现在有关文史专家根据现在发现的城墙、居民大院、火烧过的所城公署衙门旧址的墙砖、石阶和武官的上马石等物中可以推断的是,锦囊所城是一直使用到清代中叶以后的。可能至清末朝代更迭,清兵解散后至清末民初时期徐闻发生史无前例的山匪作乱才致销声匿迹的。
 


 
  此次公布的锦囊所城遗址文物保护单位保护范围及建设控制地带划定工作,采取文字与图纸相对应的形式,避免了以前只有文字缺少图纸造成的边界不确定问题,增强了文物行政执法过程中确定性和规范性,为我县经济社会的协调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