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科技的进步和交通的不断发展,现在的教育事业和学子的求学历程都非常便捷,跟以前不可同日而言。那么以前民国时期徐闻的师范教育事业发展如何和徐闻学子是怎么外出求学的呢,笔者综合以前在龙塘镇政府档案室工作期间所发现的两张距今已差不多九十年前的毕业证书作为引申,以管窥豹,看一看八、九十年前的民国初年,一位叫做叶王英的徐闻乡村少年的求学过程:
 
民国二十三年徐闻县立简易师范学校毕业证书
民国二十三年徐闻县立简易师范学校毕业证书
 
  第一份毕业证书为民国徐闻县立简易师范学校的毕业证书,该毕业证书为一长方形的纸质。证书上方一圆形内印有孙中山先生半身头像,两旁分别为中华民国国旗和中国国民党党旗。在黑蓝两色的内框,写有证书所有者的籍贯以及在校期间的学习经历:“学生叶王英系广东省徐闻县人,现年二十岁,在本校乡村师范班三年制第四类修业期满,成绩及格准予毕业。此证。”校名也是用黑色字体印刷,为“徐闻县立简易师范学校”,加盖红色公章,其后为“校长李蕃炽”。落款日期为“中华民国二十三年月日”,同时加盖“徐闻县立简易师范学校”的大红公章。证书左边正下方,贴有毕业证的主人叶王英的照片。
 
民国二十六年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毕业证书
民国二十六年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毕业证书
 
  关于徐闻县师范教育的历史,笔者查阅了徐闻县档案馆和地方志办档案室的有关资料后得知:清政府新学制公布后,办学堂之风兴起。由于能教授新课程的师资缺乏,也影响了学堂的发展。大清宣统二年(公元1910年)徐闻县首次开办师范传习所,以培养新型师资,创办人为前清贡生龙塘人苏步濂。传习所以前清学宫为校舍,招生约六十人,学制五年,办了一届。后因徐闻县发生前所未有的大匪乱而暂时停办。
 
  而徐闻的师范学校还有光荣的历史,据徐闻县教育界前辈郑纫兰先生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撰文在《徐闻县政协文史资料》上的回忆:徐闻从民国七年(1918年)至民国二十年(1931年)期间,备受土匪为害,民生凋蔽、满目疮痍。在此期间,学校多被迫停办,教育事业几陷于停顿。到了民国18年(1929年),匪势渐衰,为患趋缓,县长黄毓同和地方绅士均以复兴教育为当务之急。然复兴教育,要有师资,其时师资却十分缺乏。为培养师资,于民国十九年(1930年)复办徐闻县立乡村师范学校,校址设旧孔庙内(现徐一中校址)。校长先是浙江温州人陈时文,后为广州人麦思敬。这座复办的乡师又名速成师范,说为了“速成”,学制两年;其后三、四两届,学制改为三年。专门招收高小毕业生,每年收一个班,全校学生100多人。
 
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纪念章
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纪念章
 
  徐闻县乡村师范复办后,民国二十年(1931年)日本侵占东三省,“九一八”事变后日军在东北杀人放火,奸淫抢掠,无恶不做。当年的春天,麦思敬接任师范校长后,愤于日军的暴行,组织学生大作抗日宣传,并派人去广州购买教学仪器,使各学科教学仪器基本配套。在麦思敬离任后,乡村师范第三任校长是广州人陈勲,而在陈勲升任县教育科长后,再由广州人李蕃炽接任校长,李蕃炽接任后精简了一些课程,并把校名改为徐闻县立简易师范学校,简称为“简师”。据我们查阅徐闻县民国时期的档案和文献资料,当时“简师”设三年制普师、体师、幼稚师范班、乡村师范班。校本部教职员21人,学生267人。更名后,李蕃炽出任校长,下设教务处和事务处。
 
乌港村《叶氏族谱》上对叶王英先生生平的记载
乌港村《叶氏族谱》上对叶王英先生生平的记载
 
  另外一份毕业证书是“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毕业证书。纸质,高39.5cm,宽42cm,略有破残。证书上方一圆形内印有孙中山先生半身头像,两旁分别为中华民国国旗和中国国民党党旗(当时由于官方的规定,各类毕业证书的样式可能是统一的)。证书有上下长方形边框。边框内用毛笔竖写:“毕业证书”。接着为“兹有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特别班第二期教育系学员叶王英修业期满成绩及格特给证书”正中偏左署:“校长蒋中正(注:即蒋介石),校务委员会主任委员吴铁城、副主任委员曾养甫、副主任委员学监陈芝馨”,钤方形“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校务委员会”朱文印(2.3×2.3cm)。左侧为颁证日期“中华民国二十六年十二月”,。左边联根处印有“□第□号”半边字样,并斜钤有半枚长方形朱红印,印文漫漶。
 
  据史料记载,“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是1927年11月国民党政府定都南京后,以中央军事委员会名义明令改名成立的。1928年3月开学,首批学生多为黄埔军校第六期及武汉长沙分校来南京的学生。为实现南京新建校舍作为黄埔军校的延续,特将首批学生定为第六期,以此为序,直办到1949年的第23期。“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秉承孙中山先生创办黄埔军校时的宗旨和“亲爱精诚”的校训办学。师资力量雄厚,招考学员标准相当严格,投考者的考试程序,分初试、复试两级。先在各省进行初试,初试及格后到南京本校复试。考试的科目为党义、国文、外语、中外历史地理数理化。
 

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正门
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正门
 
  中央军校教育内容分军事和政治两类。主要军事课程有:战术、军制、兵器、筑城、交通、地形以及各兵种所需技术学科,步兵操典、射击教范、炮兵、航空等。政治课程有:中国国民党史、中国革命史、外交史、三民主义、法学、人生哲学、德语、日语、法语等二十余门。修业期限起初各期长短不一,自第八期开始制度化,学制定为三年:第一年为入伍生教育,入伍教育期满后,经考试合格并根据志愿和考试成绩分别升入步、炮、骑、工、辎重等各兵种学生队,实行为期两年的正式学生教育,也即军官候补生教育;期满之后分配到各部队任见习官半年,随后即可以少尉军官补用。而除正期学生的养成教育外,南京中央军校还兼办中级以上军官的补习教育和应特殊需要而进行的召集教育。此类教育基本上均属军官短期训练班性质,受训者大多系在职或失业军官,其也称学员教育。养成教育、补习教育和召集教育的分类兴办,使南京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的规模和影响超过了同一时期的任何一所军事学校,从而成为南京国民政府的军事教育重心。发现的这份“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毕业证书,是特别班第二期学员叶王英修业期满,成绩及格而获得的文凭。
 
中央陆军军官学校
中央陆军军官学校
 
  关于这两份毕业证书的所有人叶王英先生,据我们多方查阅《徐闻县志》、《徐闻文史》、《龙塘镇志》和龙塘乌港村“叶氏族谱”等相关资料,终于较详细地获知叶王英先生的情况:叶王英又名叶王奘,字奕潘(1914—1945),出身徐闻县龙塘乡乌港村一户书香门第,少年时在白沙埠私塾、龙塘乡私塾和徐闻县官立高等小学堂就读,民国二十年(1931)年17岁时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徐闻县乡村师范学校就读,综上所述叶王英学习至民国二十三年(1934年)毕业时当时的徐闻县乡村师范学校也改名为徐闻县立简易师范学校,校长也由入学时的麦思敬变为陈勲再由李蕃炽接任。叶王英师范毕业前后,曾短暂在县内石岭、曲界和县立一高等学校实习教学,但不久他旋即赴南京考录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特别班第二期教育系,至毕业后,叶王英没有留在军队,而是返回徐闻家乡从政,先后担任徐闻县国民政府秘书和白沙镇镇长、龙塘乡乡长等职,其在任期间龙塘和白沙埠一些盐民到县城卖盐时受到盐警欺侮时,他曾亲自出面,提请县长将欺侮盐民的盐警依法处理,为此深得民心,而后调任县府工作,抗战期间叶王英曾担任徐闻县民众抗日委员会书记官、民众抗日自卫队训练教官,为抗战事业劳碌奔波、不遗余力。由于积劳成疾,抗战胜利前叶王英已身患重疾,经多番医治无效于1945年10月在徐闻县城观音山寓所内逝世,终年仅31岁。
 
  斗转星移,这两份文凭分别走过了85年和82年的岁月沧桑,因相当少见,故显得弥足珍贵。值得一提的就是,对于这两份毕业证件来龙去脉和去向。笔者2002、2003年在龙塘镇政府工作期间原本放置于龙塘镇档案室,当时的龙塘镇档案室就在现镇计生办大楼一楼几个地下室内,当时档案室内的档案共分两个部分,一部分是文书档案一部分是实物档案(包括明清时期龙塘辖区的那些田亩税契、各类用品还有民国、建国前后的一些珍贵的照片资料等)零零散散的大概五、六百件,笔者还记得当时档案室实物部分包括了叶王英乡贤的两张毕业证书外,还有其在中央军校用过的水壶、肩章、军服等用品和其他物品混杂在一起还未整理起来,本来这些物件笔者当时就想将所有的档案物件分类和登记造册的,但是由于当时县里有一位领导的亲戚听说档案室工作很清闲,于是想调来档案室工作,所以镇领导强行把笔者调整了出去。笔者曾哀求当时分管档案工作的镇党政办主任和副主任,让他们给点时间让笔者整理完这些东西再调出去,但可惜龙塘镇党政办的两位正副主任几乎是义正言辞地拒绝了笔者的要求,并以不服从安排为由威胁处分强行将笔者调出档案室。无奈笔者只好将所有档案室的文书和实物档案移交出去并离开档案室,后来多年后笔者再考公务员重返龙塘镇政府工作时,却得知实物档案已全部被销毁,当时得知这个消息笔者痛心疾首,整整呆坐在档案室门口心痛得无法言语,要知道龙塘镇档案室是全县保存最为完好的档案资料室,单单实物档案中包括明清时期龙塘辖区的那些田亩税契、各类用品还有民国、建国前后的一些珍贵的照片资料等大概五、六百件就已经浓缩了半部徐闻史,这也是笔者有生以来感到最为遗憾的事!
 
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学员留影
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学员留影
 
  不过事情的发展历程往往是峰回路转的,多年后笔者竟然获悉叶王英乡贤那些物件在销毁和丢弃的过程被一位住在档案室旁边的同事吴某拾获,其后吴某在一次酒席中偶遇熟识的县工商联副主席叶丹,在攀谈中还得知叶丹就是叶王英亲属,所以吴某将这些物件物归原主赠送给了叶丹,现叶王英先贤的有关证书、肩章等物件已由叶王英先生亲属叶丹先生收藏,它为研究民国时期徐闻县的师范教育和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校史及了解黄埔军校、中央军校学生的情况提供了物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