阉鸡是一种古老的行当,但随着时代的变迁,也渐渐被人们所遗忘,甚至频临消失。不过,在徐闻县和安镇墟,依然可见这古老的行当。




  每天上午8时左右,阉鸡的师傅就会习惯性来到和安镇的古街,往俗定的位置摆开阉鸡专用的工具,便开始了一天的生计。几年前,这条古街仍有不少居民在干阉鸡行当,但有不少人已改行或在家养老。如今,从事阉鸡行当的师傅显得更少,最为坚持要数是吴师傅,他是镇上的居民,从事阉鸡行当已有20多年了。吴师傅的阉鸡技术高,很多提着鸡前来的人都愿意排队等待。他的收费不高,阉一只鸡仅收费2元,但阉鸡后的“鸡荣” (即性腺)归他。据吴师傅介绍,阉鸡手艺并不复杂,从笼里抓住起鸡,先挤压肛门把粪便排出之后,一脚踩住翅膀,另一脚夹住爪子,迅速用手在鸡的左边腹部拔光一片鸡毛,用阉鸡刀切开小口,另用扩张器将小口扩开,再用棕线勾子勾着“鸡荣”并来回拉几下,把“鸡荣”与鸡的其它内脏分离开,就用一小而长的钢匙一一取出“鸡荣”,再揪一小撮绒毛粘住刀口。最后,把小钢匙盛满冷水连同一粒“去痛片”灌入鸡嘴中,松开固定器,就大功告成,整个“手术” 约5分钟时间。
 





 
  其实,表面看来阉一只鸡收费不高,实际上重复赚钱的是“鸡荣”,拿到酒楼或大排档可卖个好价钱。据吴师傅的估算,他平均每天一个上午就能阉近百只鸡,单单“鸡荣”就可收获一市斤多,一天合计收入完全逾200元,是一笔不小的经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