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最南端的稻子熟了,是丰收的金黄色。当大家都在讨论着一股股冷空气袭来的时候,这里的秋日还是暖和的。踏着流溢的金黄色,我们去稻田里寻秋。

 
  那丰收的篮子也是金黄色的,稻田的不远处,就是他们的家。


  踮起脚尖走在田埂上,手指尖在成熟的稻穗滑过。哦,那些流走的是,童年的小时光,天真,无邪,与田野打成一片。


  归去来兮,肩上扛着的锄,那是大地亲吻过的铁块。


  正午,有的人走在回去的田埂上,有的还在田野里忙碌着。


  现代的机械,轰隆隆地在稻田里滑过,取代了传统的劳动力。


  金色的稻田上空盘旋着的鸟儿,仿佛也听到它们欢呼声。


 
  丰收的喜悦,流露在大地与天空之间。


  曾经也许要花上一天两天的时间才能将田里的稻米后收拾出来,如今机械开过就出来了。

 
  他坐在田埂上,后面是属于他的稻田,抽着属于他的1906的烟。

  本文发表于2015年10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