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的天,正是热浪汹汹来袭的时候,屋外骄阳似火灼烧着大地,屋内冷风丝丝,却感觉莫名的烦闷焦躁。如火的夏天,总能不经意地就想起了最南端的徐闻——一个温情而不羁的小城,那一年四季都红白蓝绿紫相间的多彩田园,还有那一团团浓装淡抹总相宜、诗意般栖居在天边的云。
 



 
  徐闻夏天的云,每看一次都让我着迷。天是很纯净的蓝,云是很纯洁的白,或小朵或大朵,或连片或分散,各种形状,各种模样,主要你喜欢,你可以把它们想象成各种有趣的东西。它们都是软绵绵的,细腻腻的,倚着窗台,微微45度角仰视,这样便能看上小半天。你是心甘情愿地被它牵着走,任凭它把你拖进时间的漩涡,忘情地享受短暂的空白。它又让人穿越时间的藩篱,在另一个时空醒过来,唤醒心中沉睡的小鹿,在一个渴望自我的世界活蹦乱跳。这是一场畅快淋漓的遐想。
 


 
  徐闻夏天的云,就这样不咸不淡地散漫在低低的天际,不温不火,仿佛新生的婴儿吮吸着母亲甘甜的乳汁,撒娇般地浅唱低吟。哦,不,这是云朵诗性的存在,是带着灵魂散漫的游历,是梦想轻盈的回荡,也是翅膀没有约束的飞翔。在这样浪漫的天空,魂儿总会不知不觉就游离到了欧洲诗情画意般的田园,那是多少人魂牵梦萦的桃源地,又是多少人渴望逃离钢铁森林的安身之所。有人说:“人生至少要有两次冲动:一场奋不顾身的爱情和一段走就走的旅行。”当你身处这样充满遐想与美妙的天地,你根本无需冲动,只需静静呆着,微微仰望着,这样就足够了。清新的大自然,和煦的阳光会洒遍你内心任何一个阴暗的小角落。
 


 
  夏天到徐闻来看云,错不了那蜿蜒悠长的乡间小路、线条壮美起伏的菠萝田、高大英挺的白色风车。缠绵的白云,火红的泥路,五彩的菠萝,线条感强的风车,白的,红的,黄的,绿的,弯的,直的,高的,低的,形成强烈的视觉色差,这样分明的天地,这样任性的混搭,造就了这片肥沃的土地欧洲田园般的旖旎风光。不得不说,这乡下本无多少值得炫耀之处,那云,那草木,那山坡皆是寻常之物,但当你不经意地仰望,窥见那飘逸在天际的云,不自觉就成为你内心凝视的对象,自然而然就召唤出了内心深处玫瑰的芬芳。
 


 
  徐闻的夏天,夏天的云,总能唤醒人内心深处美丽而又尴尬的乡愁。幼年的我无法理解爸爸为何逢年过节总如此固执地拖家带口,几经周折都要回到自己偏远的故乡,坑坑洼洼的泥路,寂寞萧条的庄稼,稀稀疏疏的灯光,人总是这么少,村子总是这么安静,唯一能让我满意的就是那天边一团团蜷缩着的云朵。习惯了城市的繁华喧嚣、朋友的成群结党,在村里过个夜都觉得煎熬。如今长大成人,渐渐理解了爸爸当年对我抱怨的不满,在不太耀眼的阳光下显得多么的无奈,你以后会懂的,再茁壮的大树离了根都活不成。是的,无论倨傲的城市人怎样否认与家乡的连带关系,怎样摆脱自以为是的乡气,都必须承认,我们无法斩断和乡村千丝万缕的联系,纵使它是断乳后蓄意遗忘的记忆。云本是无心之物,不料却成为了故乡最美的符号。
 


 
  世界迷幻丛生,它需要一个荡去迷雾的风景,需要一个清新的气场。于我,这夏天的云就是最美的风景。它时而温婉可人,时而暗潮汹涌,时而让你哀伤,时而又让你欢喜,躺在云的怀抱里,做个畅快呼吸的人,把世界融入自己的体内,尽情享受灵魂没有遮拦的释放,生命没有沉珂的轻盈。
 

 
 
  夏天到徐闻来看云,即使,我早已是醉云的迷途羔羊。(文吴小红  图/ 张再漾 )
 





  本文发表于2015年5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