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老屋坐落在徐闻县前山镇和家村的村前,老屋建于民国17年,也就是1938年建的,是一座四合院式的房子,经过了几代人岁月的变迁,已经整整七十几年了,老屋早在我祖爷爷那时候就存在了,它是我出生的地方,也是我长大的地方,曾经它是那样熟悉,可如今已陌生。

 
  离开老屋这些年,基本每年都回去一趟,漫长的岁月已洗去很多儿时的回忆,只是有些温馨感人的片段经得住岁月的冲刷,在自己的脑海里顽强地保存下来,尽管都是自己年幼时的感受,与旁人无关,可记下让自己闲暇时好好咀嚼那些年代,那些回忆,那间老屋,静静地回忆着,会感觉到一种温馨的气氛弥留在自己身边。

 
  儿时非常喜欢听奶奶讲述关于老屋的故事,奶奶是14岁嫁给我爷爷的,我爷爷那会也才是12岁,老屋是祖爷建的,爷爷15岁那年祖爷就逝世了,祖爷一生勤劳、勤俭、朴素,赚了钱就拿来买田地,奶奶说祖爷那会买了土地六百多亩,田地四五十亩,收成好的时候,都是用一间房子装粮食的,而祖爷爷自己省吃俭用,平时吃的也并不好。听奶奶说:“那时候她弟弟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参加了革命,成为了一名坚定的共产主义者,那时候的共产党还摇摆不定,在很多方面都困难重重,常常受到国民党的追杀,那时候爷爷就给了很多粮食救济了共产党,那时候共产党也写了借条,后来因为种种的原因那张借条弄不见了,随着时过境迁,人间的凄风苦雨和世道的冷暖都阻挡不住岁月前行的脚步。也就因为这些家产,文革那会就被挂上了“富农”的名号,更苦的风霜雨雪摧残着我的老屋,成群的人频繁地闯进老屋,掠夺、打砸、批斗,老屋的人是生不如死,连老屋内的门板都不放过,也许是老屋有颗坦然乐观的心和不屈服的个性促使老屋度过了那场命运的劫难。老屋便也承载了许许多多的悲欢离合!


 
  梦中曾数次回到了故乡,在故乡的老屋前,我们这一些童年的玩伴又在一起嬉戏、耍闹,梦中老屋散发出我所熟悉的气息,亲切、自然、温暖…


 
  蓦然回首,我这个从乡村走出的孩子已从一个懵懂少年成长为一个成熟而稳健的青年,岁月改变了容颜,却永远无法抹去童年的记忆,站在老屋前,思念的双眼穿过岁月的空间,仿佛一切都不曾改变,那些斑驳的往事浮现眼前,叩动我最深处的灵魂…


 
  原以为时间可以冲淡记忆,可多年后,当我再一次站在老屋前,一切又重现眼前,如此清晰,仿佛就在昨天,可我知道,我们已回不到童年了,在人生的漫漫旅途中,老屋也永远是一份牵挂、一份念想、一份精神寄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