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安港约形成于宋代,公元1394年,因有海寇侵扰,朝廷派兵驻守,取“海疆安宁”之意,命城名为海安。历代人论及海安港,多与海南相连。明代戏剧家汤显祖泛舟沓磊港(一度并入海安港)时,曾欣然赋诗:“沓磊风烟腊月秋,参天五指见琼州。旌旗直下波千顷,海气能高百尺楼。”清人顾祖禹说海安港:“在雷琼二州之间,乃雷州之咽喉,而系琼州之枢纽。”近代以来,海安更成为海南岛与内地交通的咽喉。最为盛况空前的一次,应该是海南建省初期的“10万人才过海峡”。
 


 

    1988年从海安南下海南的王子君这样回忆当时的海安:“一路风尘到了海安,看见枝繁叶茂的榕树下,满是人头攒动,遍地是甘蔗渣、菠萝香蕉皮;烈日如毒针刺进皮肤,苍蝇在人群中飞叫,热潮中的海南,就在海对岸依稀可辨。”今天,随便翻看回忆“10万人才过海峡”的文章,常会找到这样的文字:“海安港前的每条船上都挤得满满腾腾,码头的售票窗口前,几乎老是挂着‘票已售完’的牌子。”
 


 

  1990年以来,海安港每年进出旅客超过400万人次,2001年达480万人次;车辆60万台次;货物吞吐量400万吨。在某种程度上,海安港的沉寂与繁荣,记载着海南岛的盛衰。

  因为联系着海南与内地,海安逐渐演变成为一个繁盛的港口,跻身于广东省五大港口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