椿象
椿象

  (一) 纺纱与拉车

  这是玩耍金龟子、大黄粉虫、椿象(雷州话称为“飞瓶”、“肥猪蜂”等)等这类昆虫的游戏,以金龟子等飞行时间的长短决胜负。要行用一条长约40厘米的棉线,一头系住活金龟子的一只脚,线的另一头打出一个小环结;然后用一枝30厘米左右的小木棍穿过棉线的小环,使小环处于小木棍的正中位置;双手 抓住木棍的两端,使金龟子悬空;适当用力将金龟子沿圆弧抛出……这时,金龟子就会张开双翼,沿初始轨迹,以棉线为半径,绕小木棍为轴“嗡嗡”地飞转,好似正在运转中织布机的纺轮。有时也用细小的铁线索做成小型玩具车或用木块做成“石磨”,让这些小昆虫拉着走, 怪有趣的。

嘘!有知了
嘘!有知了

  (二)粘知了

  每当大人们到田野里忙活庄稼了,小伙伴们就开始捉知了(雷州话称“里螺”)。首先要找来一根够长而且要轻的杆子,起码要一般树冠的高度都可以够到。用硬铁丝弯一个大约二三十公分直径的圆圈并绑在杆子较细的一头,然后去一些阴暗的房角、过道等地找蜘蛛网,把这些蜘蛛网粘到铁圈上,然后大家扛着做好的工具就开始去猎取知了,必须要仔细听才能辨认出近处的哪棵树上有猎物,然后顺着声音的方向寻找知了的具体位置。找到以后就要看扑捉者的真本事了,靠近知了以前要轻慢,等铁圈与知了的距离合适了以后就当机立断,快速扑上。这些要求手稳,心细、动作敏捷,否则敏感的知了会逃走。锻炼协调能力,眼力、定力、决断能力等。 沾了蜘蛛网的知了翅膀已无法正常扇动,于是就掉到了地上。捉到的知了一般就剪掉一部分翅膀,让小孩子们拿着玩了。

  此外还有挖知了,在傍晚,特别是雨后,能够看到树林地上的小洞,可以挖到未脱壳的知了,如果偷懒在入夜后可以在树林的树上找到未退壳的知了。运气好,可以抓到几十个。回去后用淡盐水浸泡一晚,洗净泥土,入油锅煎炸,焦黄出锅,美味。

螳螂
螳螂

  (三) 捉螳螂

  对于孩子来说,捕捉螳螂(雷州话称“翁舅鼻”)十分刺激。在树木或草叶上,螳螂潜伏着,并伺机出击。每一个昆虫都有可能成为它的盘中餐,但没想到更大的危险就在它身后。孩子闪电般伸出了手,捏住了螳螂的腰部,螳螂举起所有的武器进攻,用它的钩来抓,用锯齿来刺,用钳子来夹。然而,乡村孩子的手布满了硬茧,浑不在乎。螳螂遇到了比它更狠的角色,根本无能为力。

  螳螂被捉到了,这只是一个游戏的前奏。孩子们捉来了几只硕大的蚱蜢,孩子们的目的就是让螳螂跟蚱蜢打架。相较而言,捉蚱蜢就容易得多了,田野或草坡,这种颜色鲜艳、体形魁伟的昆虫随处可见。一只蚱蜢刚被投入了笼子,螳螂已经向它逼近。螳螂用两把弯钩似的锯子抓住了蚱蜢的颈部,蚱蜢的颚齿很锋利,然而无法咬到对手,它的腿绝望地在空中踢蹬。螳螂用大腿按住蚱蜢的上半身,用小腿压住它的下半身几口就咬断了蚱蜢的脖子。蚱蜢终于不动了。最精彩的部分到了,孩子往笼子里投入了另一只螳螂。螳螂即使对同类也从不留情。发情的雌螳螂因争夺情郎而互相残杀,它甚至在一番云雨之后,会将倒霉的雄螳螂抓住,一口口地吃掉,直至只剩下两片翅膀。

斗蟋蟀
斗蟋蟀

 
  ( 四)斗蟋蟀

  斗蟋蟀是一个古老的游戏。蟋蟀喜欢躲在幽深的洞穴中,而挖洞多出来的泥土,往往被它巧妙地堆放在草丛中。有经验的孩子就会拔开土堆,露出的那个拇指大小的洞口就是蟋蟀的巢穴。用锄头之类的工具来挖掘是不行的,最好的方法是用水灌。孩子往洞里猛攻灌水,水顺着洞里流入,蟋蟀忍不住,它在洞口探出头来,孩子用小木棍一捅,蟋蟀就只好乖乖地跳出来。 被捉到的蟋蟀放于瓶中饲养。到了斗蟋蟀之日,两只蟋蟀被置于瓦盆中,孩子用猪毛分别挑逗它们的触须,被激怒的蟋蟀便相互扑击。

蜻蜓
蜻蜓

  (五)捉蜻蜓

  最有趣的游戏莫过于夏天捉蜻蜓了。孩子们举着大扫帚,两眼紧盯着蜻蜓,当它飞到我们跟前时,我们便猛地向它拍去,就把它按在了扫帚底下,然后轻轻地翻动扫帚,找到被按住的蜻蜓,把它捉住。有时候,蜻蜓会落在小树枝上休息,这时,我们就摄手摄脚地走到它身边,用手指对着它的尾巴轻轻地捏去,没等它反应过来,就把它捉住了。有时候,我们会遇到一些很机警的蜻蜓,没等你来得及下手它就轻快地飞走了。聪明的小孩往往会想到出一个好办法:先用一只手放在它的眼前,做出要捉它样子,但不离它太近,分散它的注意力。然后用另一只手轻轻地从安的后边去用手捏它,一下子就把它捏住了。

捉蜻蜓的小孩
捉蜻蜓的小孩

 
  捉到蜻蜓后,就把它们放在蚊帐里,让它们去吃蚊子,再后来,我们还给它们建了一个漂亮的小房子,让它们住在里面,我们到外面捉来一些虫子来喂它们,但是到最后大多都把它们放飞了。
 
    本文发表于2007年8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