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闻—往北冷了,往南热了,徐闻正好!

遇见徐闻 | 在大陆之南,感悟生命的宽厚

时间:2017-10-29 10:00:45  来源:徐闻视窗  作者:文/非鱼 摄影/蒋大琛

   近日早上五点,早早起床,顾不上吃早餐,驱车赶到南极村风车群,那里是拍摄日出最佳地点之一。这时天边刚刚泛起红云,天色还有些许凝重厚黑。

 
 
 
 
  几台屹立在海边的大风车依然坚守夜的宁静,哨兵似的站直腰杆,站出姿势,站成早晨的一幅油画。大风车又犹如一个伟岸强壮的男人,坚挺胸膛扛起责任,抵御生活中的风雨,成就生命中的风景。
 
 
 
  沙滩上游人如鲫,已经有不少拍客长枪短炮,严阵以待,看来不只我一个人对南极村的落日感兴趣。附近三五个少男少女在浅海戏水,煞是欢喜。
 
 
 
  午后的海水经过太阳的爆晒,海面上升腾起一层层的雾气,像一个装盛牛奶的大桶,又像一片云雾缭绕的山峦。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夕阳却象一个临别远行的游子,极不情愿地消退隐去,将余辉悬挂在海边的椰林末梢,给人间更多一点温情。海天交接处,不时凸现出的点点归帆,象一个个醉汉似的,摇晃在浅蓝色的海面上,逐渐聚集向海岸赶靠,演绎了一台精彩的渔舟唱晚。
 
 
 
  时间挪动着脚步,天色越来越晚,先前的海天一色拉开了层次,成了一幅立体画。一片灰蓝的西天,扯来了织女失落的薄红嫁巾,撕开遮羞。辽阔的西海面象一口冶炼金丹的大铁锅,一块黑,一块黄,似黑夜里地下深层涌出的铁流,燃烧天际,燃烧激情,竭力补足一天的厚度,延伸生命的长度。
 
 
 
  夜晚的海风不时吹来丝丝凉意,周遭是一片寂静与漆黑。远处赶海人的筒灯一闪一闪的,和满天的星星相呼应,仿佛置身天上人间。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